• <nav id="mmymi"><nav id="mmymi"></nav></nav>
    新聞| 黨建| 文化| 視頻| 職工家園| 訊息服務| 報刊矩陣| 專項活動| 家園| 博覽| 建設| 運輸| 旅游| 攝影| 書畫院| 報林雜志| 通訊員| 購票|

    人民鐵道網

    旅游
    資訊
    • 資訊
    • 圖片
    • 視頻
    • 帖子

    巴黎圣母院 美好又悲慘的卡西莫多

    時間:2019-05-20 10:37:41 來源:新浪旅游 作者:蘇丹卿
      飛機從離開地面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這漫長的旅行已經開始了。
     
      這是我第一次去歐洲旅行,選擇了法國和德國。很多朋友不能理解,好不容易能去一趟歐洲怎么會選擇了德國?然而沒有人困惑我還選擇了法國。身邊的朋友男性偏多,大多數都認為女性選擇法國就跟買裙子和高跟鞋一樣太正常不過。更何況法國還是香水天堂,而巴黎更是浪漫之都,自然對我選擇了法國巴黎不會多問一句。
     
      但如果我告訴他們,我去巴黎是為了卡西莫多,他們會不會又對我另眼相看?之所以從巴黎訂了一張火車票前往法蘭克福,主要還是迷戀上了他的工業制造,事實發現我最后是淪陷了美因河里。
     
      法國的多情,浪漫,溫柔,德國的嚴謹,認真,甚至是有點兒古板,這明顯的一剛一柔,讓我這次旅行果斷了選擇了法國和德國。


     
      朋友讓我找一個法國男人談一場短期戀愛,這絕對是一次從所未有的浪漫旅行。可是這個男人可以是卡西莫多嗎?誰也不能理解我跑去巴黎不是為了香水,也不是因為浪漫,竟然是被一座古舊的鐘樓上一個與世隔絕的怪物給吸引了。
     
      三月底的巴黎天氣就跟一個嬌氣的公主似的,一會兒晴,一會兒陰,一會兒陽光,一會兒雨天,它與吉普賽女郎的性情格格不入。但跟我對見到圣母院的情緒確實幾分相像。徐小姐帶著男朋友來機場接我的時候,她還沒來得及問我有什么行程安排,我就急著說要去找巴黎圣母院。徐小姐一愣,問道:“第一站不該是埃菲爾鐵塔嗎?”
     
      “我是為了卡西莫多才來巴黎的!”
     
      “鐘樓怪人?”
     
      “你知道他和圣母院的故事嗎?”我迫不及待,結果徐小姐搖了搖腦袋,笑道:“你是被書迷糊了心智還是被電影欺騙了?”我一愣,雖說有點兒失意,但還是充滿期待。徐小姐是我在一個旅游APP上結識的女孩,當“你來出境游”上出現一個齊劉海,長長披肩的頭發的女孩,我就就覺得這個她特別眼熟——等我再瘦點兒,頭發再長點兒,不正是她現在這個模樣!
     
      雖說她在巴黎生活5年了,十分了解當地的旅游和交通,但我總覺得關于卡西莫多和圣母院的的故事這種需要從磚眼縫兒才能探究出來的蛛絲馬跡,她是不愿意去浪費時間的。第一天,她安排我好好睡一覺,準備第二天才帶我去找卡西莫多的。但如果我事先摸清巴黎的鬼天氣,我就該今天就去圣母院的。第二天一早,當我從酒店房間下來的時候,徐小姐就已經在大堂候著了。今天她套了一件波西米亞風格的斗篷,穿著長靴子,依舊是披落著長發,如果腦袋上還環系一根繩子從額頭前過的話,就像極了一個吉普賽女郎。但她有點兒害羞。
     
      今天的天氣比較糟糕,三月底的巴黎其實還很清冷,國內已是春暖花開,它還冷冷發瑟。從背包里翻出一件沖鋒衣的時候,我就咬著牙后悔了,怎么就把抓絨衣給取下了呢?(在德國的時候,悔得更為明顯。)
     
      坐8號地鐵再轉6號線前往圣母院,這是一段老舊的城市旅途。地鐵很陳舊,墨色的漆褪落得不乏文藝復興的味道,地鐵月臺沒有攔截,人們與軌道只有一步之遙,泛黃的小瓷磚貼一塊一塊的貼在墻上,可人們并不會去注意,它們看起來實在是太普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處在歐洲,總覺得任何一個角落里都遍布著藝術的氣息。所以,這平凡的小瓷磚我瞧著有味道。等地鐵來的時候,我愣了一下,它不是自動開關的,走在我前面的徐小姐伸手扳開了門上的“小把手”,然后門開了,人們陸陸續續進進出出。同樣,如果下車的話,也得親自去開門(但不用親自關門)。但我的心思只在這里稍微分散了一下,身旁四周頓時擠了許多法國男人,將我和徐小姐圍成一團,但我只惦記著卡西莫多,再沒有心思去觀察這些俊朗的生面孔。
     
      奇怪的是,車廂里雖是擁擠,但并不噪雜,人們說話或聽歌都顯得很沉默,這更不能引起我的注意了,每到一站,地鐵和月臺之間沒有蜂擁而上或下的鬧騰,不知是巴黎生活節奏慢還是人們并不愿意花費力氣去爭搶那瞬間的時間。當然在巴黎有許多這樣的老地鐵,從地下到地上,從塞納河至城市街巷,如果只是乘坐地鐵游覽巴黎,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旅行方式。藝術和生活在呼嘯而過的車窗外緩慢的上演著,這像是在古歐洲坐著馬車穿梭在街巷的熙攘的人群里,然后馬車突然停下,我和徐小姐抵達圣母院前的廣場上。
     
      徐小姐本打算帶我去認識一個街頭藝人的,他養著許多鴿子,幾乎每天都會在這廣場右側白沙灘上和他的鴿子們與游客互動。但是今天陰天,天空一片灰蒙蒙,陰冷的天氣讓不少鴿子看起來顯得沒精神,但是排隊準備進入圣母院的游客們卻是特別激動。我與他們一樣,甚至是按耐不住性子,真想箭步就沖進去。
     
      “他們會不會笑我像一個土包子?”我問徐小姐,徐小姐朝我身后瞄了一眼,突然特別開心的笑了起來,說道:“他們才沒空理會你呢!”我一愣,好奇的轉過身,頓時吃了一驚。沒想到排在我后面是一對情侶,他們正在熱情的接吻呢!直到隊伍終于慢慢挪動了起來,他們才彼此分開。進入圣母院是不收取任何費用的,除了會檢查一下隨身物品,當然門口的這些保衛或工作人員就特別熱情,始終是帶著微笑。
     
      不知道為什么當我真的是走到門口的時候,腳步突然就邁不動了。我竟然害怕我會失望,我擔心我根本就找不到卡西莫多,我開始懷疑徐小姐說得是對的。圣母院每天都會在規定的時間敲響鐘聲,剛好在我進去的那一瞬間,鐘樓的鐘聲突然響了起來。教堂里的游客很多,但瞬間震撼我的還是這輝煌的建筑構造,我簡直難以形容。這古老的教堂,在本該莊嚴肅穆的靜默里竟然如此壯觀奇美,每一塊磚石都像是雕刻精美的藝術品,它堆砌起這座偉大的教堂竟然成為了奇跡。如今,人們早已遺忘這教堂當初形成的苦難與艱辛,180年創造出的文藝復興的偉大產物,巴黎圣母院無疑是法國的驕傲,乃至整個歐洲。
     
     
      徐小姐突然指著一扇窗,說道:“看,多美啊!”我一愣,那扇窗就像是中國窗上的貼花一般,但它卻復雜精細極了,顏色鮮艷。它是整個教堂構造上最吸引人的玻璃窗,有圓有長有方,但還是教堂兩側高墻上的兩個巨大的石質中欞窗子尤其醒目。它的直徑長達10米,被成為“玫瑰玻璃窗”,而這扇彩色玻璃窗的圖紋并不是玫瑰花,而是一個個圣經故事,十分珍貴。據說在二戰時期,巴黎人很怕德國人將它搶走,于是將其拆下給藏了起來。否則這扇美麗的窗戶還能不能留到今天恐怕成為了一個未知數。
     
      但吸引所有人的還是整個教堂的壯美。那一根根粗大的石柱子撐著整個教堂最為精美的石雕門窗和花紋,懸掛著的燈更是將這圣母院里的故事和傳說變得撲朔迷離。我想走到教堂中間去,只是剛好碰上今天教堂有什么重要活動,因此游客們都被攔在了“外面”,所有人只能隔著木欄去欣賞這座偉大奇跡。但我發現就這熙攘的人群里卻有不少信徒們,他們一直雙手合十緊握胸前,站在木欄前不拍照不留影,目光始終盯著教堂正前方,他們似乎在等待著“放行”。流動的人群里,這些虔誠的信徒和游客太容易辨認。
     
      就像是善良的卡西莫多突然出現在教堂前的人群里,一眼便就識出他。他會隱藏在哪個沒有燈光的角落里,我目光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找到他的地方。突然想起,我今天就該穿一身紅裙來的。沿著木欄,我和徐小姐被擠在人群里慢慢朝前走動,然而這對我而言步伐還是太快,我不想還沒見到卡西莫多就被擠了出去,更不想成為走馬觀花的游客。這座教堂有太多意義值得我們去挖掘。
     
      巴黎圣母院,它的舊址和建造歷史就和卡西莫多的故事一樣曲折。現在的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在1345年建成。但是圣母院大教堂并不是在它位址上的第一棟宗教性建筑,根據教堂地底下挖掘出來的一些文物,該地點被作為宗教用途的歷史,這可以回溯到羅馬的提庇留大帝時代,在西堤島的東半部上可能建有一座用來祭祀羅馬與高盧神祇的神殿。
     
      圣母院的舊址在4世紀時是一座用來祭拜圣史蒂芬的基督教教堂,6世紀時又成為一座羅馬式教堂,而這座教堂有12塊基石取自原先羅馬神殿的遺址。也有說法認為大教堂是在墨洛溫王朝的希爾德貝爾特一世在528年時,以先前已經存在的教堂為基礎進一步改建。
     
      到了12世紀路易七世時期,原有的羅馬式教堂已經毀損不堪,在1160年被選任為巴黎主教的莫里斯·德·蘇利決定在這個地方建造一座可以和圣坦尼大教堂媲美的宏偉教堂。也有史料顯示,在這里曾有兩個教堂,一個是圣坦尼大教堂,另一個是圣母瑪麗亞教堂。圣坦尼大教堂早在10世紀時,就已經成為巴黎或整個法國的宗教中心。但是也正因為這樣的重要性,人們開始發現原有的圣史蒂芬教堂與其所承擔的重任不相符,再加上原本的教堂隨著時間已經老舊而開始思索重新修筑教堂。
     
      圣母院教堂在建成之后,卻遭遇到法國18世紀末的大革命,教堂的財產和許多寶貴雕刻品或雕像不是為被破壞就是被掠奪,唯一慶幸的是大時鐘沒有被摧毀,但那時的圣母院已經千瘡百孔。隨后它經歷了給改為理性圣殿和藏酒倉庫的無奈變故,直到拿破侖執政時,這才恢復了宗教所用。
     
      后來法國著名作家雨果創作的《巴黎圣母院》中就有對圣母院詩意般的描寫,在這當時引起很大反響,許多人希望重新修建那時還很殘破不堪的圣母院并發起募捐計劃,這引起了當時政府政局對圣母院教堂的慘狀建筑的關注,于是終于在1844年實施了修復計劃,這樣的工程持續了23年,才使得今天的我們看到了如此壯美的巴黎圣母院,它是幾乎是保存了教堂的原始風貌。因此,在我讀書時候看的這本《巴黎圣母院》使我感觸極大,我從未想過在這個世間還有如此偉大的建筑,更是好奇這座建筑教堂中那鐘樓上的駝背怪物。
     
      遠望或仰望巴黎圣母院都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教堂。它建造全部采用石材,高聳挺拔,輝煌壯麗,莊嚴和諧。雨果在《巴黎圣母院》里比喻它為“石頭的交響樂”。
     
      站在塞納河畔,遠眺高高矗立的圣母院,巨大的門四周布滿了雕像,一層接著一層,石像越往里層越小。所有的柱子都挺拔修長,與上部尖尖的拱券連成一氣。中庭又窄又高又長。從外面仰望教堂,那高峻的形體加上頂部聳立的鐘塔和尖塔,使人感到一種向藍天升騰的雄姿。從內部轉到外部四周,這座位于如今繁華鬧騰的街巷之間的偉大建筑,就像是卡西莫多的善良與正義吸引了全世界更多的游客和虔誠的信徒。整座教堂從里到外有許多精美經典的雕刻品和雕像,它是智慧和正義的象征,但更多的還是體現了設計的動感美。就當我已經淪陷這種莊嚴和諧的教堂中不能自拔的時候,徐小姐突然一句話驚醒了我。
     
      “你要去鐘樓上看看嗎?”
     
      我一怔,這鐘樓不正是卡西莫多所在?當年雨果在探索巴黎圣母院的時候,在鐘樓的一個陰暗的角落里,發現一個用手刻畫的希臘字跡,這使得雨果十分震動。他極力猜測這個痛苦的靈魂究竟是誰?似乎這個人不把這罪惡和災難的印跡留在古老教堂的頂樓就不甘心的離開這個世界。如今,這個神秘的字跡已經不存在了,他如此悲哀記述的那種遭遇也不復存在,留下的只有朦朧的記憶。于是,雨果就根據這個字跡寫成了曠世巨作《巴黎圣母院》,而卡西莫多就是這個痛苦靈魂的化身。
     
      我永遠都忘不了他哭泣的瞬間,不論是書還是電影,都令人心碎。
     
      我決定要去鐘樓看看。
     
      上鐘樓得從教堂外部右側排隊,這需要門票,雖然很便宜,但排隊的人實在太多。我相信,他們登上鐘樓不光是因為登高,更多的還是因為卡西莫多吧。許多朋友都拜托我一定要弄清楚卡西莫多和圣母院之間的關系,然而記憶是模糊的。書或電影,也只是那陰暗角落里的編著,卡西莫多或許存在,或許不存在,然而他是美好的又是悲慘的。
    人民鐵道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人民鐵道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人民鐵道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 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人民鐵道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人民鐵道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標簽:
    編輯: 劉海霞

    相關新聞

    文章排行榜
    視頻推薦
    乐游彩票 仙桃 | 昆山 | 阿勒泰 | 石河子 | 广饶 | 如东 | 肥城 | 醴陵 | 宁夏银川 | 滁州 | 河池 | 佛山 | 温州 | 郴州 | 中山 | 晋城 | 孝感 | 阿勒泰 | 荆州 | 攀枝花 | 燕郊 | 偃师 | 张掖 | 咸宁 | 延边 | 平凉 | 衡水 | 攀枝花 | 普洱 | 燕郊 | 垦利 | 汕尾 | 舟山 | 六安 | 乐平 | 明港 | 百色 | 石狮 | 衡阳 | 澳门澳门 | 淮北 | 海西 | 新余 | 聊城 | 柳州 | 三亚 | 克孜勒苏 | 高雄 | 陕西西安 | 昭通 | 广元 | 遵义 | 台山 | 哈密 | 云南昆明 | 黑龙江哈尔滨 | 平潭 | 陵水 | 神农架 | 吉林长春 | 深圳 | 喀什 | 白银 | 日照 | 牡丹江 | 儋州 | 来宾 | 泉州 | 莒县 | 宜昌 | 吉林 | 柳州 | 定西 | 临海 | 阜新 | 许昌 | 塔城 | 邵阳 | 宿迁 | 黑河 | 曲靖 | 福建福州 | 荆州 | 凉山 | 象山 | 茂名 | 衡水 | 天水 | 遂宁 | 雅安 | 商丘 | 塔城 | 香港香港 | 万宁 | 锦州 | 丹阳 | 云南昆明 | 通辽 | 丹阳 | 新余 | 黔东南 | 章丘 | 吕梁 | 六盘水 | 延边 | 大丰 | 陇南 | 珠海 | 临汾 | 崇左 | 保定 | 景德镇 | 张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