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mmymi"><nav id="mmymi"></nav></nav>
    新聞| 黨建| 文化| 視頻| 職工家園| 訊息服務| 報刊矩陣| 專項活動| 家園| 博覽| 建設| 運輸| 旅游| 攝影| 書畫院| 報林雜志| 通訊員| 購票|

    人民鐵道網

    家園
    資訊
    • 資訊
    • 圖片
    • 視頻
    • 帖子

    闖進中國詩詞大會決賽的線路工

    時間:2019-02-28 14:45:14 來源:人民鐵道網-人民鐵道報 作者:胡艷波 關明月
    ■本報記者 胡艷波 本報通訊員 關明月



    馬浩然的硬筆書法。

    馬浩然參加《中國詩詞大會》。
     
      2月14日晚,在中央電視臺第一套《中國詩詞大會》第四季的決賽舞臺上,一名身穿黃色鐵路作業服、戴眼鏡的圓臉小伙子一張口便令董卿主持人淚光閃閃,頃刻驚艷了全國觀眾。他,便是來自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哈爾濱工務段的高鐵線路工馬浩然。
     
      出生于1996年6月的馬浩然,今年23歲,是哈爾濱工務段賓州線路車間的線路工人。他的工作是利用夜間“天窗”對管內112公里的哈佳鐵路線路實施精細檢修,確保時速200公里的動車組列車運行安全平穩。馬浩然總是自豪地說:“我是鋼軌維修醫生。”同事們則戲稱他是專值夜班的“貓頭鷹”。
     
      詩意為伴,工作亦有樂趣
     
      深夜,當最后一趟動車組列車駛過,馬浩然和工友們“上道”作業的時間便到了。“線路檢查時,1公里有1667根軌枕。我和工友戴著頭燈,推著電子軌道檢查儀,邊走邊檢,從22時40分工作到4時30分,一晚至少走兩三萬步。走累了,我就給大家唱歌提神。”馬浩然說。
     
      馬浩然和工友夜間作業都在荒郊野外,夏季蚊蟲追著人叮咬,冬季零下二三十攝氏度凍得人渾身僵硬。巡檢作業只有兩個人,夜晚林深風大,為了給自己壯膽,他索性仰頭朗聲背起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岳飛的《滿江紅·寫懷》……夜晚有月光,他就把腦海里歌頌明月的古詩逐字逐句背誦一遍。吟詩高歌不僅為他壯膽,也練就了他的豪放性格。
     
      2019年春運是哈佳鐵路線路首次過冬。馬浩然和工友們要對北方特有的線路凍害進行整治維修,就是通過搗固和軌下墊板等方式“消峰打點”,保證高寒鐵路的最佳線路平順度。“凍害搗固時,西北風刺臉。工友們輪流操作 70斤重的內燃沖擊式搗固鎬,通過沖壓把道床搗實,將線路抬高。這個工作很累,兩只手臂幾分鐘就震麻了,使不上勁。”馬浩然說,“但我總喜歡和工友搶著拿搗固鎬。”
     
      “馬浩然在班組里年紀最小,可他干起工作來非常認真負責。而且,這個小伙子滿腹詩詞、談吐幽默,是班組里公認的‘小才子’。”談到馬浩然,賓州線路車間黨總支書記孫增斌毫不猶豫地豎起大拇指。
     
      少年愛詩,幸遇詩詞大會
     
      在馬浩然咿呀學語的時候,他的母親就開始教他背詩。上學后,馬浩然對唐詩宋詞的熱愛達到手不釋卷的程度,萌生了“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的豪情壯志。“雖然酷愛詩詞,但我真不是婉約的人。”馬浩然說,開朗的性格也造就了他的多才多藝。閑暇時,他愛看書、寫字、擺弄樂器和哼唱歌曲。“小馬的字寫得好,歌唱得也好,特別是蒙古族風情歌曲。”生活中,工友們也都特別喜歡這個長著娃娃臉的小伙子。
     
      馬浩然是一名“鐵三代”,爺爺、姥爺都是鐵路退休職工,姥爺曾是上世紀80年代第一批技師。馬浩然的名字就是姥爺給起的,取自蘇軾的“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馬浩然的父親在房產段工作,深知鐵路工作艱苦,父母在他高考填志愿時讓他慎重考慮報考鐵路院校。但馬浩然認準了工務行業,執意選擇了黑龍江交通職業技術學院的鐵道工程技術專業。
     
      2017年8月,馬浩然來到哈爾濱工務段工作。他下班后很少玩手機,也從不碰電腦游戲,而是認真鉆研高鐵軌道維修技術。工作僅一年多,他就憑著專業扎實、表現優秀,被選拔到哈佳鐵路賓州線路車間。去年秋天,他偶然從央視微信公眾號上得知《中國詩詞大會》的招募信息,立刻報了名,一邊工作,一邊研讀歷代名家詩詞。“那天,我正在電腦上分析‘動檢車’TQI檢測數據,就接到了《中國詩詞大會》節目組海選測試的電話,興奮得不得了。”說起當時的情景,馬浩然興致盎然。
     
      去年初冬,在濟南賽區的一輪輪考試中,馬浩然過關斬將,從全國16個賽區約30萬參賽選手中脫穎而出,成為《中國詩詞大會》第四季百行團中的一員,在激烈緊張的比賽中一站到底,參加了全部10期賽事。
     
      “上學的時候,特別喜歡語文課,學習琢磨過千余首詩詞。但《中國詩詞大會》考察的不光是會背誦詩詞,更重要的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剛去的時候,我還以為會有題庫,后來發現,題庫就在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文化里。”馬浩然認為,愛詩不應是追求詩詞背誦的數量,而是對中國詩詞及優秀文化的理解與傳承。
     
      揮灑才情,逐夢詩意人生
     
      《中國詩詞大會》百行團匯聚了全國各行各業的才俊,有軍人、保安、出租車司機、航天工程師、空中乘務員、計算機程序員、北斗衛星導航工程師、核電站操作員、海洋采油工程師等33個行業的選手,而馬浩然是唯一代表鐵路行業的線路工人,也是年齡最小的一位選手。在去年12月錄制節目的20天里,面對緊張的現場賽事,馬浩然除了答題,還以他的彈唱特長和幽默談吐成了百行團里的“開心果”。他的才藝和聰慧也深深打動了董卿、點評嘉賓和節目編導。
     
      錄完節目,馬浩然立即趕回了賓州線路車間。他說:“我因為喜愛中國傳統文化,才有幸代表鐵路職工走進《中國詩詞大會》,比賽結束,我就得忙哈佳鐵路的春運維修了,這是我的職責。”
     
      《中國詩詞大會》第四季決賽當晚,受參賽選手靳舒馨推薦,董卿點名請百行團的文藝委員馬浩然為《中國詩詞大會》決賽現場的觀眾獻歌一首,記敘別意。這位高鐵線路小哥一曲低回委婉的《鴻雁》讓董卿、5位評委和140多名參賽選手濕了眼眶,引得全國觀眾感嘆留戀。
     
      節目播出后,馬浩然成了鐵路春運“網紅”。“首場比賽,我既興奮又緊張,答題時點錯了一個字……”說起詩詞大會上激動人心的一幕幕,被工友們圍著的馬浩然推推眼鏡,神采奕奕。如今,幾位工友也因他迷戀上了詩詞。“不懂詩詞,去了高山只會說真高啊,看見江海會說真壯觀啊,看見草原會感嘆真遼闊啊。懂得詩詞,自會想到‘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百川東到海,何時復西歸’‘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這就是文化境界。”馬浩然說起詩來總是侃侃而談。
     
      愛詩詞亦愛崗位,馬浩然在《沁園春·贊哈工》中寫道:大地蒼茫,銀蛇飛舞,巨龍驚濤。視風馳電掣,如履平地,寒霜雨露,勇跨高橋……新時代,再把篇章譜,還看今朝。
     
      馬浩然說:“人生有詩意,便不畏艱難,也不會孤單;鐵路有你我,增一分力量,更多分安全。”相信這位高鐵線路小哥逐夢奔跑,定有一天會“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本文圖片均由胡艷波提供
    人民鐵道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人民鐵道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人民鐵道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 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人民鐵道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人民鐵道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標簽: 鐵路
    編輯: 孫玥
    文章排行榜
    視頻推薦
    乐游彩票 肇庆 | 大庆 | 天水 | 建湖 | 沧州 | 林芝 | 汕头 | 抚州 | 保定 | 永新 | 龙岩 | 昭通 | 汉川 | 南京 | 安康 | 乐山 | 三河 | 曲靖 | 眉山 | 杞县 | 齐齐哈尔 | 琼中 | 宜昌 | 深圳 | 周口 | 玉环 | 昆山 | 山东青岛 | 迁安市 | 咸阳 | 汉中 | 朔州 | 通辽 | 五家渠 | 东营 | 寿光 | 榆林 | 寿光 | 大丰 | 平潭 | 基隆 | 浙江杭州 | 保山 | 乌兰察布 | 任丘 | 屯昌 | 宝应县 | 临汾 | 保山 | 眉山 | 阿拉尔 | 琼海 | 佛山 | 和田 | 鄂尔多斯 | 张家口 | 朔州 | 绵阳 | 宜春 | 池州 | 日照 | 果洛 | 芜湖 | 吉安 | 建湖 | 威海 | 文山 | 沧州 | 珠海 | 新沂 | 高密 | 绵阳 | 仁怀 | 台北 | 衢州 | 雄安新区 | 东营 | 绵阳 | 衡阳 | 巴彦淖尔市 | 甘南 | 南阳 | 黔东南 | 齐齐哈尔 | 广元 | 济南 | 锡林郭勒 | 克拉玛依 | 莆田 | 济南 | 黔南 | 喀什 | 招远 | 金华 | 江苏苏州 | 阿里 | 固原 | 德宏 | 日土 | 海丰 | 定安 | 岳阳 | 广西南宁 | 宁夏银川 | 葫芦岛 | 济源 | 武夷山 | 牡丹江 | 图木舒克 | 苍南 | 姜堰 | 辽源 | 许昌 |